世界萬象錯離殆盡

紀錄形式之一,毀滅以前留下

窒息。

最近认真听完草东没有派对。
丑奴儿真的是很棒的专辑。
以前蛮喜欢山海、大风吹,现在喜欢情歌。
顺便杀了我。
杀了我吧。
真的好累啊。
必须不断地建设自己的心理,不断地反省。
不断地反省。
还有哪里可以做还没做。
虽然工作本来就不会有努力就获得的必然。
但还是好疲惫。
可能在所有人眼裡,我就是那个无用又懒惰的弱者。
好累,真的好累。
还得要打起精神战斗。
假装战斗,打一个虚无的敌人。

悲伤。

发现能够畅所欲言的地方,只剩这里了。
这个不知何时就会被HX的地方。
觉得很悲伤。
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完全谈话的。
永远也不知道任何人何时会离去。
对待每个人都得小心翼翼,深怕说错做错。
即使自己没错但对方认为错了,那只能认了。
否则都将远去。
所以只好在这里说话,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太深刻地感受到,没有永远的朋友。
再好的朋友,都有可能成为过去。

路人。

他不在乎你,没关系。
都是路人,转过身来就啥都不是。
你是很自觉的人,他不想说,你也不会打扰。
你能忍,但不会等。
还是让他滚吧。

我为什么不再喜欢非单人旅行?
这是个极好的问题。
两人有两人的好,多人有多人的好,但契合的旅伴难求。

就那么一次可说是失败的两人出游,就让我有如惊弓之鸟。
我当然不是什么好的旅伴,心知肚明;我总特别热衷于规划,希望没有遗憾。
我想象的行程规划是大家一起参与,各自提出意见,热烈讨论,避免当下出岔子……那该是多么好的氛围。

可惜没有,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一头热。
所有人中好像只有我(与另一个同伴)要去。
一切都是我查、我整理,个个都查得妥妥的,罗列选项、分析优劣,只消点个名便了事。
事事还得征询意见,不好的还要致歉。
说难听些,我差点要当导游了吧。
可惜我忍不住一番委婉希望多加参与,换来的是挑毛病、查了恐怕也懒于

没有什么朋友是长久的。

一个人也可以很快乐。

我后悔对每个人掏心掏肺。

热脸贴冷屁股这事一次就够了。

-

现在发文是非得附张图才行吗……

好的。

神说,把重心放这吧。

我点头答好。

容身。

大过年的,我却不开心。

不是什么亲戚聚会让人心烦,那还好说,我能应付。

而是我作了好多天的噩梦了。

大概是压力使然吧。

什么都提不起劲,很茫然。

我曾经钟爱的噗浪,现在完全没有说些什么的欲望。

感觉说什么都不被喜欢,深怕说错了话,让人不开心了。

但那不是我的地方吗?那不是我的地方了。

负面的情绪太多,朋友不会喜欢的。

我得尽力维持那些好的,适合与他人谈话的。

也不能写我喜欢的,我的喜欢如此微薄,配不起。

我不能说我是喜欢你的,我配不起。

明明没有被指名道姓,但忍不住觉得是自己的错。

抱歉,我什么都不会再说了。

我作了那些可怕的噩梦并不重要,我想说的都不重要。

我太...

暂时。

心情有点不美丽。

暂时发这样吧,看今天下班有没有空写些什么。

有些话想说。

无奈时间紧迫盯人呐。

撐著。

我很想說,我能扛住!

事實是,快被壓垮了。

長期睡眠不足、工作壓力、未完的成堆的作業報告考試。

人怎麼平衡自己的生活呢?

「我還可以再撐一下」

我總是這麼想的。

再撐一下。

維持。

當成長到一個程度,不再生活在固定的群體裡,你會發現,維持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這麼難。

妳跟你跟他跟她,永遠都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忙。誰要工作、誰要上課、誰要開會、誰要約會,但是沒有誰有時間聚一聚。

就算在時間夾縫中伸手,也不見得有人得空握住你的手。每個人都在生活裡喘不過氣,只好自救,只好暫時放開你曾緊抱的溫度。

巨大的惆悵罩在你身上,假若曾經真摯繾綣,都難以延續,你又怎麼要求萍水相逢者,與你漫漫私語。

也只是突然感傷,想與旅行中相遇者聊聊,可惜開口這步,躊躇不前。

丟了。

最近突然燃起的念想又全部掐熄了。

並不合適於此時此刻,處在暗粉色的暈眩氛圍裡。

想起從前的意志,也許有太多偏執但改不了。

即使曾經被反駁過、開解過,但是仍然信奉著這一條準則。

要不是踩著就是被踩。

所以猛然從那些夢裡醒來了,現實緊逼著,沒有心情談那些。

所以丟掉無謂的妄想吧。

玻璃。

我想我玻璃心已經到一個程度。
對於你的回答感到欣喜,你的不回應感到落寞。
我不愛你,卻有一絲渴求。
我希望我們在一樣的高度,卻因為我的無能而無法企及。
你是不會這麼想的,我明白。
我也不願意一直這麼想。
但就是一地的玻璃渣,拼回來的心臟早已千瘡百孔。
我不愛你,只是扭曲地望著你。
太他媽病態了。

© 世界萬象錯離殆盡 | Powered by LOFTER